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我院反映涉毒案件证据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6-06-06 17:29:46 打印 字号: | |

嘉陵区法院在调研中发现,法官在审理毒品案件涉及证据认定问题时遭遇许多困难,证据认定较难,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证据收集困难。我国法律对毒品犯罪的惩处十分严厉,因此,被抓获的毒品犯罪嫌疑人多具有很严重的畏罪心理和侥幸心理。表现在共同犯罪的毒品案件,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往往口供不一,互相矛盾,互相推诿责任,在查不到其他证据的情况下,罪责难以确定。另外如果毒贩多次实施犯罪活动,因毒品已经被消费而难以查清毒品的数量,往往只交待被抓获的这一次,却拒不供述其它犯罪活动,最终妨碍对毒犯的定罪量刑。再有,很多毒品案件的毒品来源及去向涉及到境外,这又给执法机关的调查取证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二是公安收集证据不全面导致毒品犯罪性质认定有较大出入。毒品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非常狡猾,反侦查能力极强,被抓获后,往往不认罪,即使认罪的案件,翻供比例大,特别是对毒品的来源更不予供述,很多犯罪嫌疑人既是被当场挡获,仍狡辩称毒品是其捡获的,而否认贩卖毒品的事实,公安机关在取证时又未及时对买毒人进行讯问并取证。再者,有的犯罪嫌疑人狡猾,专门找监控盲区进行交易,导致公安收集证据不全面。由于证据收集不全面,一些本应定贩卖毒品的案件,只得定非法持有毒品罪。如被告人李志新非法持有毒品一案中,被告人李志新在与买毒人交易过程中,被侦查人员当场挡获。但因公安机关没有及时讯问买毒人,并制作笔录,几天后过去后,才讯问买毒人的证言,买毒人开始否认买毒的事实,经过思想教育后才承认买毒的事实。被告人李志新在交易毒品时选择监控盲区进行交易,且被告人至始至终否认卖毒的事实,还称毒品是捡的,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志新构成贩卖毒品罪,由于重要证据缺失,该院只得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对被告人定罪量刑。三是公安机关忽视对犯罪嫌疑人明知所持标的是毒品的证据收集,导致犯罪嫌疑人在审判阶段翻供。司法实践中,公安机关侦查人员往往忽视犯罪嫌疑人对所持标的明知是毒品的证据收集。比如,在收集运输毒品和非法持有毒品案件的证据时,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人与毒品有关联的指纹笔迹等证据的收集,对痕迹的提取、比对和指认不重视,有的案件虽有痕迹,但未进行收集,有的对指纹没有提取和比对,或者提取了没有留下笔录或照片,其他痕迹的提取和比对也基本没有。而指纹笔迹等证据随着时间的推移极易毁坏或消失,毒品犯罪证据的易灭失性也往往被有反侦查能力的犯罪嫌疑人所利用,这些犯罪分子往往在审判阶段辩称自己不知道是毒品,其辩护人往往也以此作无罪辩护,声称犯罪嫌疑人对毒品不知情,系被他人蒙蔽利用陷害,或被他人当作了运输和持有毒品的工具。四是特情使用证据缺失。公安机关基于各种原因,特情使用中极不规范,对有关特情未正式登记在册,即使在一些使用了特情的案件中,公安机关也未出具特情的任何情况说明和相关资料,当公诉机关通过案情发现案件中使用了特情即要求公安机关移送相关材料时,公安机关一纸情况说明便证明其是公安机关的特情,或者干脆使用相关线索等模糊字眼。致使法院在认定引诱性犯罪、自首的证据时存在严重缺失。

   针对法院在审理涉毒案件时所遭遇的诸多证据认定问题,该院提出以下几点对策建议:一是建议公安机关在制作查获毒品犯罪经过证据材料时,应当制作规范。公安机关在制作查获毒品犯罪经过的证据时,应有两名承办人员的签名,还应有单位的印章,印章的目的是对承办人身份的认定,如果仅有签名,法官在办理案件时难以识别制作查获经过的人员身份,故建议公安机关在制作查获经过时,要反映查获的全过程。二是对毒品案件侦查过程中,要及时对犯罪嫌疑人明知所持物品是毒品的证据收集。公安机关应重视与毒品有关联的指纹笔迹等证据的收集,对痕迹的提取、比对和指认,并制作笔录或拍摄照片,还要重视对其他痕迹的提取和比对,避免被有反侦查能力的犯罪嫌疑人所利用。另外公安机关对毒品性质进行鉴定时,要一并对毒品的含量鉴定,以便法院对被告人正确定罪量刑。三是建议公安机关要将特情使用证据提交法院,将该证据作为指控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因为毒品案件的隐秘性,需要使用特情人员,但如果特情人员使用的证据不能提交法院,将导致本可以定罪的案件无法定罪。法院可以对该部分证据的质证采取特殊质证的办法,来避免造成的不利影响。四是建议重视勘验、检查、搜查、扣押毒品笔录的制作,特殊情况下要邀请见证人参与笔录制作过程中。在毒品转换、移转时,一定要有犯罪嫌疑的确认,并制作笔录或现场录像,有条件的可以找见证人见证。同时,犯罪嫌疑人在指认犯罪工具时,公安机关也应规范制作笔录和进行现场录像或照像。(刑庭、办公室)

来源:刑庭、办公室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