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嘉陵区法院反映未成年人刑事指定辩护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建议
  发布时间:2015-12-02 09:13:51 打印 字号: | |

嘉陵区法院在调研中发现,尽管2012年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第267条关于未成年人指定辩护的规定比以前有了较大进步,其规定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但在实际运作中仍存在着未成年人指定辩护流于形式、辩护效果不佳等亟需解决的一系列问题。以该院近三年来的未成年人刑事指定辩护现状为例,2012-2015年,未成年人刑事指定辩护率逐年走高,2012年法院指定辩护的有24件,占54% 2013法院指定辩护的有32件,占全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数的56.1%2014年法院指定辩护的有47件,占全部案件数的64.3%。尽管指定辩护率逐年上升,但该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实际运用仍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指定辩护律师的素质参差不齐与委托辩护律师相比,绝大部分律师缺乏辩护经验,资深律师基本没有。司法机关指定的律师要么年轻没有经验,要么是碍于司法机关的情面不好拒绝被动接受,导致其辩护服务质量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二是指定辩护律师缺乏责任心。在未成年人刑事法律援助案件中,援助律师较其他案件而言需要进行更多的社会调查与走访,但办案补贴却没有相应增加,致使援助律师办案积极性不高,责任心不强,在会见犯罪嫌疑人时敷衍了事,在辩护时辩护意见过于简单,存在走过场的现象。指定辩护律师工作粗糙。虽然辩护律师会见权、阅卷权和调查取证权实际绝大多数指定辩护律师,没有到看守所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讯问和会见,也没有到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进行阅卷,还有一些指定辩护律师没有针对未成年被告人的无罪、罪轻的情节,特别是对被告人的平时表现等方面进行调查取证。可以说,指定辩护律师在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辩护的过程中,不会见、不阅卷和不调查取证已成为司法实践的常态。四是庭审辩论流于形式指定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不具有针对性,千篇一律,在辩护时根本没有涉及到案件的实质,更谈不上从犯罪构成的方面展开辩论,致使庭审辩护流于形式。这种不负责任的简单辩护或者泛泛而谈缺乏深层次的辩护意见,不仅让被告人及其父母感到失望,而且是对未成年被告人诉讼权益的漠视。

针对司法实践中未成年人刑事指定辩护存在的问题,该院提出以下几点对策建议。一是完善相关法律规定,明确指定辩护人素质要求。针对实践中指定辩护律师大多缺少职业经验的情况,建议在法律援助的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被指定的辩护律师应具备一定的资格条件,如对业务素质、文化程度、执业年限等作出明确的要求,明确杜绝严重缺乏辩护经验的律师单独承办法律援助案件,切实保护未成年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二是建立法律援助专项基金,增加指定辩护律师报酬。由于律师接受法律援助案件获取的报酬很低,这些仅有的“财政补贴”不足以支撑指定辩护律师走访家庭、学校和社区的办案成本,这也成为某些指定辩护律师不认真履行辩护义务的借口和制约其办案质量的瓶颈。为此,国家应进一步拓宽法律援助的资金渠道建立法律援助专项基金,广泛吸收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及公民个人等社会力量对法律援助活动提供捐赠设立未成年刑事指定辩护专项资金,逐步提高辩护律师的补贴标准。三是赋予被告人的程序参与权。一方面司法机关要摸清底数,与法律援助机构进行合作,将制作出司法机关可以指定的辩护律师名册,以便随机挑选指定辩护律师候选人。另一方面司法机关应当将候选律师在规定的时间内通知被告人,让未成年被告人作出选择。通过这样的选择程序,赋予未成年刑事被告人对选择指定律师的程序参与权,会使其对指定辩护的信任度大大增强,有利于提高辩护质量和维护未成年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四是建立有效监督机制,加强法律援助队伍建设。一方面针对个别辩护律师严重不履行辩护职责或态度蛮横等情况,赋予未成年刑事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控告权。司法机关在讯问未成年被告人或者开庭审理时,要明确告知其对指定辩护律师的辩护情况有权通过公检法机关向司法行政部门反映和投诉,一经查实,司法行政部门有权根据反映情况依法核实和处理。另一方面针对个别辩护律师不认真履行辩护职责的现状,司法机关应当司法行政部门提出更换指定辩护律师或者在事后向司法行政部门提出指定辩护律师不称职的司法建议等。

来源:政治处
责任编辑:admin